长沙女大学生欲当“网红” 签约后反遭索赔10万

2017-12-29 18:10   | 0条评论 

小沈是长沙某大学的一名大二学生,在朋友的介绍下,她从今年年初开始尝试网络直播。

今年十月,一家名为上海棠怡的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找到小沈,希望能和她进行签约成为职业主播,让更多粉丝喜欢上小沈。

面对可观的收入,小沈在一份两年期的合同上签下了名字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播,小沈却接到了公司的解约通知。

尽管这名周姓负责人在微信上表示合同已经解除,但小沈再三要求希望得到书面文件,却一再被拒绝。

小沈便也没有过多争辩,于是,她希望能把自己的直播账号从公司平台上进行解除。

此时,小沈的直播号在直播平台的后台,还和经纪公司挂钩,如果不退出的话,她每次直播就会有收益打到经纪公司。

但负责人却表示,小沈如果执意解绑账号,根据公司留存的合同约定,将面临月薪18倍的赔偿金共近十万元。

记者辗转联系到上海棠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彭总经理,他对口头解约一事却拒不承认。

在与小沈的沟通中,彭经理始终声称合同依旧有效,要求小沈支付近十万元的违约赔偿金。

依据我国现行《劳动合同法》规定,签订劳动合同后一式两份,劳动者与用人公司应各持一份相同合同。然而该公司在拿走小沈签订的那份合同后,并未提供书面合同给小沈。

由于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,目前仍在沟通协商当中。

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袁海峰律师表示,该公司与小沈签订的协议中,对违约金额的规定明显属于不合理条款,小沈的停播并未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,因此,公司无权要求小沈支付高额赔偿金,合同中的条例对双方应是平等合理的,小沈可以拒绝支付这笔赔偿金。

>>律师提醒:

在签订合同的时候,双方应该看清楚条款,特别是主要条款,合同应该一式两份,双方应该各保留一份,如果会合同的条款进行变更的话,也尽量采取书面形式进行变更,以保留相应的证据。

新华网在《95后的谜之就业观》中列出数据称,48%的“95后”选择不就业,对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,54%的“95后”选择当主播、网红。

但是,网红真的这么好当吗?只要对着镜头耍耍嘴皮就能轻松把钱挣到手了吗?

新京报曾做了一期关于网络主播的报道:《揭秘网红工厂》。在报道中,这些网红主播们吃住都挤在6平米的小隔间里,月入过万要苦练720小时。

这座网红“工厂”由数个已打了隔断的小房间构成,中间一条走廊,从中走过,可以看到一个挨一个的直播间,每个直播间的门上都设有玻璃观察口,方便公司运营人员观察主播的直播状态。

一位主播在直播间化妆

一位主播的直播间,后面是她的地铺

此外,管理人员还通过电脑监控各个主播的实时直播画面。

负责采访的记者也亲自体验了一把“主播”的生活,她表示:

我发现较为成功的主播都经历过一个漫长的“积累期”,在这一最初积累期里,你必须为粉丝献出一切:可能是为吸引一个给你打赏1000元的“土豪”而说很多违心的话,可能是要连续直播10多个小时。

在主播的实习期,底薪只有1000元,每个月至少完成22个小时的直播量,同时实现15万星光值,才能拿到底薪。而15万星光值意味着1500元人民币。

很多时候没有人和新主播互动,只能一个人尬聊。

从下午3点播到凌晨六七点。只要有粉丝说不要下,聊到天亮,主播们就和他们一直玩到凌晨。

在视频节目《甲乙丙丁》中,也曾揭秘了美女网红的”制造“过程,网红们需要学习各种“讨好”粉丝的方法,会受到专业的培训。

来源:湖南都市